基于蘇州東山地區研究農村支付環境建設

原作者: 江蘇省支付清算服務協會 來自: 支付之家網 收藏 邀請

作者 | 江蘇省支付清算服務協會課題組

張朋朋、黃迅锏、陳民杰、鄭樂榮、鄒燎原供職于建設銀行蘇州分行

編輯 | 葛辛晶


隨著新農村建設的推進,越來越多的目光聚焦在農村的改革發展上。與繁華便捷的城市相比,農村的各項基礎設施相對落后,同時農村人民的思想也更加保守,對于新事物的接受能力嚴重不足,這些差異導致新農村的建設舉步維艱。長期以來農村地區支付結算工作相對于城市地區就不甚樂觀,而隨著城市與農村經濟不平衡的發展速度,這部分差異正在逐漸擴大:在繁華的上海已經出現了第一家無人銀行,而在一些農村,村民不會使用ATM仍然是常態。


近年來,隨著國家對金融支付行業的關注,農村支付環境的建設越加重要,已然成為一個社會熱點問題。農村支付體系是國家金融支付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而我國作為一個農業大國,農村支付環境的建設對于國家健康繁榮發展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近幾年在各級政府和人民銀行的大力支持和關懷下,農村地區的支付環境獲得了長足發展。


但是,目前農村支付環境的建設顯然不足以支撐起農村發展的要求。隨著經濟的高速發展,“空心村”“空巢老人”這些現象在農村日益嚴重,極大制約著農村支付體系的建設的同時,也催促著新的支付體系建立與發展。


由此,本類研究已然迫在眉睫。目前大部分學者對于農村支付環境的研究主要集中在農村支付的“硬件”設施上。從農村支付系統的細節完善,如大小額支付系統,票據系統到支付工具結構的情況,主要針對農村基礎建設的落后而言。基本著重于具體的設備系統建設,對于農村民眾的思想建設卻少有提及。可是,隨著經濟發展,新農村的基礎設施建設并不比城市缺少多少,以往的研究結果顯然不適合當下的農村支付環境的建設。對此,筆者通過對蘇州東山新農村的研究,試圖尋找新的農村支付結算環境建設的方法,為國家金融支付體系的建設和完善提供一些切實可行的措施和建議。




東山支付環境發展現狀與背后的不足


東山鎮隸屬蘇州市吳中區,全鎮總面積96.6平方公里。截至2014年2月,常住人口5.3萬余人,轄12個行政村和1個社區。截至2017年底,實現地區生產總值32.99億元,同比增長14.6%;完成一般公共預算收入2.52億元,同比增長13.3%;完成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9.69億元,同比增長1.2%;完成服務業增加值13.49億元,同比增長14.9%。全年農業生產全面豐收,實現總產值7.5億元,同比增長5.7%,村級平均穩定收入增至397.4萬元,農民人均純收入增至3.64萬元。由于地處太湖之濱,東山除了傳統產業外,旅游業等第三產業也是異常發達,以2017年為例,全年旅游總接待人數368.29萬人次,同比增長3.5%,旅游總收入約51.7億元,同比增長7.9%。多樣化的收入結構,迅猛的經濟發展都為東山的農村支付環境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可是,當下東山支付環境的發展顯然有所不足。


支付結算受時令季節影響巨大。除去外來務工人員,東山人民的主要經濟來源來自于當地的土特產加工販賣,其中以茶葉、枇杷、楊梅等農作物為最。東山的碧螺春茶,獲全國首批茶葉類CFCC森林國際認證,并在“華銘杯”“中茶杯”全國評比中獲金獎。清明前后,是東山勞動人民最為忙綠的時刻:家家戶戶都在組織人手上山采茶,甚至正在上班的兒女也會請假回家幫助父母采摘茶葉。每到這時,整個東山的支付結算系統就基本處于暫停階段,幾乎所有的農民都在山上勞作。而一過清明,農民對支付結算的需求便會急劇上升,茶葉款的處置使得東山的每家銀行都處于“爆滿”的狀況。但是這種情況并不會持續太久,到5月份,東山的照種白沙枇杷開始上市,先前擠在銀行等金融單位里的農民便要重新上山,采摘枇杷。枇杷結束便是楊梅,楊梅結束也就到了太湖清水大閘蟹的時間,在后便是“年關”。總體而言,東山的農民遵循時令季節勞作,也只有偶爾的空閑時間才能到銀行等金融機構處理農作物收成款。除此之外,在東山,雨天的時候銀行里基本都是等待叫號的農民,而到了晴天,銀行營業廳便顯得干凈敞亮,基本沒有幾個客戶在辦業務。實地訪談后發現,雨天無法上山勞作,東山的農民就借此機會抓緊到銀行等金融機構辦理業務,等到天晴,他們就可以安心在山上勞作。對于他們而言,遵循時節勞作比到銀行等金融機構辦理支付結算業務重要的多。


支付結算形式單一。據收回的問卷顯示,65%的對象只有2張(所有銀行借記卡的總數)甚至更少的借記卡,高達85%的對象沒有辦理或使用過任何信用卡。在涉及到銀行辦理的主要業務時,35%的對象選擇了存單轉取,30%的對象選擇了現金存取。在涉及生活中的財務往來時,50%的對象表示基本直接用現金支付,35%的對象更喜歡直接用微信支付寶等移動支付工具。


通過調查結果不難發現,東山農民主要的支付結算方法還是使用現金。實際上,雖然很多東山農民擁有借記卡,但基本都是用來交社保的卡或者工資卡,而一旦社保繳滿或者換了工作,他們的第一件事便是到銀行銷卡,將卡里的現金取出。不僅僅是借記卡,東山的農民對除了現金之外的任何與金融有關的東西都十分抗拒。信用卡、手機銀行、分期貸款等便民利民的措施,東山農民基本都不接受。更有甚者,在明知道通過手機銀行等金融渠道可以直接免費轉賬的情況下,還要在柜臺排隊,支付跨行手續費,看著柜員親手在電腦上操作。


除了現金和借記卡,使用最多的便是活期存折,幾乎每一個被調查的對象都表示自己擁有一本或多本活期存折。活期存折的每一筆交易都會直接打在折子上,只要翻開折子,就可以看到自己資金的變動情況,每一筆交易清楚明白的同時,活期折子也收獲了東山人民僅次于現金的“信任”。


有趣的是,明明對手機銀行等專業安全的移動支付工具不感興趣的東山農民,卻樂于在微信和支付寶上消費轉賬,甚至許多新開卡用戶的主要目的就是為了可以綁定微信、支付寶轉賬發紅包。由此可以看出,東山農民對于新技術的發展也并不是完全拒絕的。


基礎設施較充足,但分布不均。整個東山地區,包括24小時自助銀行在內的基礎金融機構,一共25所,其中13所集中在蓮花新村附近(表1)。


 


假設一個網點的有效輻射半徑為2公里,那么25個基礎金融機構最大可覆蓋面積將會高達314平方公里,遠遠超過東山地區的實際行政面積。即使去掉一些無人的ATM自助銀行,90多平方公里的東山區域也擁有10多個金融機構,最大可覆蓋至少125.6平方公里。就單純的數目而言,目前東山擁有的基礎金融機構數量十分充足。


可是,東山的網點基本集中在洞庭路和紫金路附近繁華區域,一些相對較遠的地區只有蘇州銀行和自助柜員機。距離所有銀行最遠的三山島,如果趕往最靠近的商業銀行蘇州銀行,直線距離需要7.5公里,如果需要再換家銀行辦業務的話,則還需要前進至少6.5公里。


在本次收回的問卷中,35%的對象以“離家近”為由選擇辦理業務的銀行。與之相對的,僅有23%的對象以“利息高”為由選擇銀行。換句話說,東山人民對到銀行的時間成本已經遠大于銀行帶來的經濟效益了。在深度訪談的過程中,三分之二的訪談對象表示由于距離銀行太遠,每一次到銀行等金融機構都需要提前準備充足的資料,一旦出現資料缺失的情況可能就要等到第二天或者其他時間再去一次。這也直接導致了一部分東山人民對銀行等金融機構的厭惡情緒,從而選擇微信、支付寶作為自己的主要結算工具,放棄了銀行等傳統金融機構。


常駐老年人口多,文化程度較低。在環太湖大道修成之前,東山一直是一個閉塞的小鄉村。近年來,隨著旅游業的發展,越來越多的游客涌入東山,拉動東山經濟增長的同時,也促使著更多原本務農的東山小伙走出去拼搏創業。早上,東山的車開出去,晚上外面的車開回來。這一來一回之間,年輕人不斷向外跑,在外定居,而不適合頻繁移動的老年人便被留了下來。


在本次隨機抽樣調查中,27%的對象已經超過60歲,年齡最高的已然超過80歲。在國際上當一個國家或地區60歲以上老年人口占人口總數的10%,或65歲以上老年人口占人口總數的7%,即意味著這個國家或地區的人口處于老齡化社會。就東山的常態而言,它已然遠遠超過這個標準。這表明,東山需要更多的金融資源來照顧這些行動不便的老人。


除了老人外,東山街頭最多的便是從事農副產品生意的中年人,他們學歷普遍在高中及以下,甚至許多賣茶葉的老農民只能寫出自己和配偶的名字。對于這類人群而言,他們受教育程度低,接受新事物的能力較差,思想上閉塞固執,喜歡以過往經驗作為判斷依據,對于大多數新生技術持否定態度,特別是涉及到自身的資產管理,更是慎之又慎。就這樣一群“小心謹慎的人”,對自己周邊的“熟人”卻出奇的信任。在目前東山出現的非法集資案件中,絕大部分都是由所謂的“熟人”引薦;由于失信導致資產被凍結的事件中,很多被凍結的承擔人都不知道被擔保人從事的具體活動,更有甚者,認為被凍結只是一時的,一段時間過后資產就會重新回來,直到個人資產直接被司法劃扣的時候,這些人才追悔莫及,開始尋求法律援助。文化程度不高,對事物的辨別能力較低,直接導致東山成為“熟人犯案”的重災區。



東山農村支付環境建設存在哪些問題


銀行等金融機構層面


一是損益比,制約了東山基礎金融設施的建設。銀行等金融機構不是慈善機構,雖然肩負一定的社會責任,但仍以營利作為主要的目的,換句話說,虧本的業務或者設施建設都是被禁止的,這也直接導致在東山的基礎金融設施大部分集中在鎮中心等人員密集場所。以ATM機為例,在偏遠的地區設置一臺ATM后,至少還要再配備兩名專業的員工從事清機加鈔工作,再加上一輛運鈔車和部分安保人員才能基本保證一臺ATM的正常運行。單以銀行的人力成本而言,每年的支出就要幾十萬,再加上ATM日常的修繕保養更新等工作,安全風險等原因,一臺ATM每年的成本都要高達上百萬。與這上百萬的成本對比,偏遠地區設置ATM帶來的收益微乎其微,典型的“賠本買賣”。因此,即使是讓居民多跑幾里路,多抱怨幾聲,也不愿在偏遠的地方設置一些便民的基礎金融設施。


二是復雜繁多的結算收費項目制約了農民對于新結算方式的熱情。現在大部分金融機構提供的各項結算服務基本都不是免費的,而且收費項目復雜繁多,對于農村居民也沒有明顯的優惠。以一張普通的銀行卡為例,開卡工本費5元,默認年費10元,卡內日均余額低于300元的,默認每月額外加收1元小額賬戶管理費。使用的時候,跨行轉賬手續費5到50元不等,不慎丟失換卡,還要額外加收10元的補換卡手續費。


雖然目前部分費用不必收取,可也要主動申請才能免除,而對于國家政策不是特別敏感的農民而言,知道主動免除的少之又少。據了解,經常有農民抱怨自己銀行卡上的錢在莫名其妙的減少,更有甚者,只要銀行卡上留有余額就全部取空,不給銀行“扣款”的機會,而因為默認的短信扣費而直接注銷銀行卡的農民也不在少數。


支付成本是客戶選擇支付方式的重要考慮因素,現金支付的零成本和與之形成強烈對比的銀行機構標準各異的非現金支付收費,與農村地區收入狀況不匹配,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非現金支付工具在農村地區的推廣。對經濟條件還不是很寬裕的農民來說,收入低而支付結算服務有成本,金融機構要收費,這對農村居民而言是一筆不可忽視的成本負擔。因此,為了節省費用,農民更加熱衷于使用現金交易而不愿使用其他結算工具,致使各項支付結算業務發展受到限制。


三是金融機構人員配備不足,限制了農村支付結算的發展。人員配備不足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一方面,基礎金融工作人員不足,留不住人才,一線柜面人員稀缺。在東山,不論去哪家銀行辦業務,都需要等待10幾分鐘甚至更長時間。如果遇見銀行員工請假,等待時間超過1個小時也時有發生。以建設銀行為例,僅需要1年的時間,所有的基礎從業人員都可以換一副新面孔,離職招新從未停止,所有工作人員保持在可以堪堪運行的基礎上。另一方面,東山的支付結算受天氣時節影響巨大,而銀行從業人員卻一直固定數人,這也就造成在農忙之后,農民蜂擁進入銀行的時候,客戶數量遠超銀行的承受上限,超長的等待時間也就不足為奇。主要問題在于,東山的經濟收益并不足以讓金融機構配備更多的工作人員。這直接導致農民在辦理業務時的感受極度不好,對銀行等金融機構產生抵觸情緒,這種不信任感極大限制了農村支付結算的發展。


四是支付結算知識宣傳少、力度小。目前銀行等金融機構主要的宣傳方向在于金融安全或者存款,貸款等可以營利的業務方面,對于支付結算知識宣傳較少。以“手機銀行”為例,隨著經濟的發展越來越多的銀行推出自己單獨的手機App,可是,具體手機銀行可以辦理什么業務,又或者手機銀行擁有哪些利民功能,再或者各家銀行的手機銀行與支付寶、微信的區別在哪里,這些問題沒多少東山人民可以回答出來。


讓我們看一下手機銀行的主要推廣方式——辦卡。在東山的各家銀行,只要辦理了一張新的借記卡,銀行的工作人員便會捆綁辦理手機銀行業務,這也是目前手機銀行的主要推廣方式。可問題是,辦卡的人僅僅認為手機銀行是辦卡的一個流程,許多人在拿到新卡后便不再使用手機銀行App,甚至直接刪除手機銀行這個應用。主要原因在于,客戶在辦理新卡的時候,關注點在新的借記卡上,手機銀行只是一個主要目標外,銀行工作人員附帶的一個推薦品,那么對于手機銀行的關注度自然而然的降低了,宣傳效果不佳也在意料之中了。


除了手機銀行,其它的結算方式,包括信用卡,商戶的POS機,轉賬電話等。這種宣傳方法,受眾集中在辦理特定業務的人群上,不僅受眾小,而且容易導致辦理業務的人們產生反感,導致對宣傳的支付結算方式感到厭惡,得不償失。


東山的勞動人民方面


一是傳統結算觀念制約非現金工具推廣。農村現金交易意識根深蒂固,難以改變。長期以來,農民習慣于“一手交錢,一手交貨”。這種交易方式,簡單直接,兼具直觀性和實時性。相比之下,銀行卡等支付工具專業性較強,而且操作較為繁瑣,安全風險比之直接的現金交易也要大得多。


除此之外,在東山,還有更重要的一點在于銀行卡“不可視”。由于銀行卡種類繁多的扣費項目,許多東山農民關閉了所有銀行卡可能收費的功能,這其中就包括了默認的變動短信。雖然智能機在東山慢慢普及開來,可是絕大多數的東山農民也只會使用微信等極個別應用軟件,對于銀行卡余額的變動基本依靠默認短信的提醒。開短信要錢,關短信不知余額變動,于是原本都已經在使用借記卡的東山的農民,最后還是來到銀行,銷卡取錢開“看得到”的存單,定期一本通等銀行產品。


二是普遍較低的文化程度,制約了支付結算工具的使用。文化程度低,接受能力差。東山大多數的農民學歷在大專及以下水平,對新事物的接受能力較差,而且更嚴重的是,他們也不想接受改變。以現金預約為例,大額現金取現需要至少提前一天預約。可是,在東山,即使銀行的工作人員再三強調提前預約才可以大額取款,仍舊有那么一群“老顧客”不愿意哪怕提前打個電話預約一下。不只是現金預約,像ATM取款,智能柜員機轉賬,這些稍微學一下就會的操作,也總是有那么一群人不愿意學習,不愿了解,到了銀行就等著工作人員站在旁邊指導他們辦理,如果沒有人來,寧愿站一個上午也不愿抽空學習一下。除了上面這些簡單的操作外,類似POS機等更多的非現金支付工具還是普遍較為繁瑣,再加上網上新興的各類支付工具,繁多的服務項目進一步削弱了農民采用非現金支付的意愿,在眾多不了解的工具面前,還是現金“使人安心”。


社會層面


不斷出現的銀行卡被盜刷,網絡金融詐騙等案件,導致農民對非現金支付工具安全性產生質疑,加大了非現金支付工具的推廣難度。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相對于網絡金融詐騙,東山人民遭受最深的還是非法集資帶來的侵害。在發放調查問卷的途中,曾經遇見多位到銀行打流水準備上訴法院的東山農民。辛辛苦苦一輩子的積蓄,血本無歸,任誰都無法無動于衷。在實地訪談的時候,有不止一位受訪者表示曾有人向他們許諾高于10%的投資回報,讓他們參加。不斷出現的案件,讓東山人民愈加保守,現金在手里都不是那么安全,更不用說使用那些非現金支付工具了。以信用卡為例,東山的部分農民直接稱之為“騙錢卡”,這卡就是騙錢的,讓自己背負債務的。據銀行的工作人員反應,絕大部分被推廣信用卡的顧客,不說“談卡色變”,也基本是搖頭拒絕。社會外部不平靜的金融環境,加之東山農民固有的誤解,直接導致他們對非現金支付工具的拒絕。



如何促進東山農村支付環境建設推進


首先,加強宣傳引導,切實改變農民對農村支付環境建設的認識。


在筆者看來,在所有的措施實施之前,首先要改變的就是農民的固有觀念,不然,就算其他方面建設的完美無缺,只要農民不主動參與,都是一紙空文。因此,農民觀念的改變可謂重重之中。


第一,銀行要轉變宣傳方式,建立切實可行的長效宣傳機制。在網點,加大支付結算業務的宣傳普及,設立體驗區,讓來辦理業務的農民切實感受到非現金支付結算方式的高效便捷;加大對支付結算方式安全防控方面的知識普及,讓農民用的放心,用的安心;著力介紹非現金結算工具的安全賠付政策,讓農民沒有后顧之憂。


同時,各金融機構也可在交易較為活躍的農貿市場、街區開展支付結算宣傳推廣活動,堅持集中宣傳和各種形式的分散宣傳相結合,通過通俗易懂、記得住的口號、標語和宣傳畫冊,形成全方位、立體化的宣傳氛圍,逐步擴大農民對非現金支付的認知度,建立提高農民支付結算知識的長效機制,培養農民使用非現金支付工具的習慣。對于一些操作較為復雜的支付結算工具,配備圖文并茂的簡短使用手冊,爭取做到對圖即可完整操作完成所有流程。


設立“支付結算安全周”,“支付結算推廣月”等活動,增加對非現金支付結算的獎勵。如設置“消費達人”,在指定商戶消費滿金額回饋活動;“傳播大使”,邀請好友進行手機跨行或同行轉賬,滿筆數獎勵;“商戶王”,指定商戶交易滿筆數,滿金額,直接給予商戶獎勵。甚至與合作商戶達成意向后,使用銀行卡消費可獲現金返利。用安全的便捷的支付教育加之豐富多彩的返利活動,全方位多角度攻陷農民擔憂的心里防線。


第二,在政府國家組織方面,充分發揮基層工作人員的能動性。在農村,政府的威信是巨大的,要比在城市大得多,也因此政府在農村有了更多施展手腳的機會。農村,基本上還是“熟人社會”,鄰里鄉親,一個村兒的都互相認識了解。這個時候 ,充分發揮農村基層工作者的“熟人”優勢。一方面,作為村里都認識的“熟人”,村民也更加愿意傾聽基層工作者的發言,另有一方面,基層工作者本身就代表著人民政府,所有的發言相對于普通的宣傳更具有權威,也更令人信服,效果拔群。


其次,合理布局基礎設施,加強人員輪轉上崗。改變了農民固有觀念之后,就需要讓他們可以自由的使用各類支付結算工具,那么配套的基礎設施就必須跟上來。不然,一切也只是紙上談兵。


目前,東山的金融設施相對集中,對于一些非中心地帶的輻射范圍較小,因此,第一步就是在相對偏遠的地區建立起金融通道。考慮到離行式自助柜員機的運行成本,可以在一些較大村落適當的設置ATM機等基礎金融設施。而在一些人員更加稀少的地區,則可以考慮設施小型化的金融服務設施。以建設銀行的“裕農通”為例,建設銀行“裕農通”普惠金融服務是建行在縣鄉、村鎮設立服務點,向廣大農戶提供小額存取款、現金匯款、轉賬匯款、余額查詢、代理繳費和投資理財等綜合金融服務。相比于一般意義上的自助銀行,這類小型金融設施成本更小,安全風險更低,也更加靈活,深受偏遠地區農戶喜愛。


除了硬件,在人員等軟實力上也需要做出調整。農村與城市很大的一個不同在于,農村有固定的農忙活動,在農忙前后,基礎金融機構的狀況會有極大變化,為了更好應對這種周期性的變化,最好的方法是讓基礎工作人員也跟著輪轉。農忙時節,正是大多數銀行的淡季,因此完全可以在農忙前后將城市里的工作人員調到農村里救急,農忙空閑的時候在重新調回原網點,這樣一來,不但增加了不同網點間人員的交流,避免額外招聘帶來的人力成本,更解決了農村網點人員稀缺的問題,一舉多得。


再次,創新農村金融產品,改進業務收費模式。農村支付環境的建設,不但需要讓廣大農民知道使用各類非現金支付結算工具,更要讓他們用的開心,用的舒心,只有這樣,農村支付環境建設才算落到實處,真正讓農民切身感受到結算支付改變帶來的幸福感,改革發展帶來的獲得感。


第一,充分發揮銀行的主導作用,不斷推出適合農村的各項獨特金融產品。“一手交錢,一手交貨”的習慣持續了千百年,短時間內難以改變。因此創新金融產品的設計應與農民現金支付的習慣相結合,盡量選擇操作簡單同時又兼具現金和非現金支付功能的支付工具和終端。進一步優化涉農補貼,社保資金發放的操作過程,通過技術手段,實現銀行卡手機“一鍵簽約社保”“一鍵解約社保”等功能。通過支付結算工具的改變,減少農民為養老社保等基礎農村生活保障奔波勞累的過程,實現農民足不出戶就可以享受到各類與農民生活密切相關的良種補貼、農業災害補貼和農村低保補貼等。進一步推進研發推廣農民能用、好用更加愛用的特色產品,用產品優點吸引農民自發自愿改變農村支付結算習慣。


第二,因地制宜,改進收費模式,降低農村地區支付結算成本。


農村支付結算工具特色服務應該定位為一項政策性業務而推行,因此要制定統一的、價格低廉的支付結算收費標準,切實減輕農民負擔,規范農村支付結算行為。例如,免除農村地區支付結算收費,實行國家稅收減免優惠、中央財政撥補等方式對農村金融機構進行補償,為支付結算工具在農村地區的推廣使用創造更為寬松的環境。通過采取免費試用支付系統業務、制訂城鄉有別的支付結算收費標準等措施,積極鼓勵農村企業和農民應用現代支付系統,減少現金使用。


最后,建立健全農村支付風險防范機制,優化農村支付結算環境。


“沒有規矩不成方圓”,尤其是在法律意識相對淡薄的農村地區。各類支付結算工具的推進為農民帶來了便捷的服務,但是,一定意義上也加大了農村支付結算的風險,因此,完善的保障措施必不可少。


第一,銀行層面。推廣支付結算工具,安全與創新并重。在推出適合農村的特色金融產品時,加強對新興業務的風險管理,強化工作責任到人。同時,不斷加大新產品的安全創新,以“盜了無法用,騙了多限制”為標準,不斷增強產品的防風險能力和超前的防盜技術,讓使用者可以毫無顧忌的使用新式結算工具。除此之外,更要推廣設立支付結算工具盜用賠償辦法,未雨綢繆,減少農村地區對新興支付結算工具的不踏實感。


第二,政府層面。首先,建立健全關于支付結算工具的法律法規,及時修訂《票據法》等相關法律規范。對于新式的農村支付結算工具,依據定義入法入規,讓農村支付結算的行為有法可依,讓政府可以在面對農村經濟犯罪時依法追究,持法辦案。其次,政府銀行應互相配合,嚴厲打擊農村非法集資,網絡金融詐騙,“熟人詐騙”等各類違法金融活動,為農村支付結算塑造一個良好的外部環境。最后,人民銀行等專職政府機構,應加大執法檢查力度,嚴厲懲處違規操作的金融機構,嚴格防范各類金融風險,塑造良好的社會風氣,切實維護“三農”權益。除此之外,各類檢查監督平臺應實現數據互通,充分行使監督檢查的職能,杜絕由于農村基礎設施落實后帶來的信息差導致的各類違法犯罪活動。



改變農村支付習慣,便捷農村支付方式


通過調查問卷和深度訪談可以得出,東山的農村支付環境建設問題主要在于兩點,一是銀行等金融機構提供的設施和產品并不是很適合當地的勞動人民;二是東山農民固有的生活習性生活習慣限制了他們對非現金支付工具的使用。


而如何解決這些問題,顯然不是單方面可以完成的。對農村地區的人民來說,過往經驗是他們的基本行為準則;普遍較低的文化程度,是他們共有的社會現象;樸實純潔的內心,是他們與城市人最大的不同。因此,改變農村支付習慣的重中之重就是讓淳樸的農村人民感受到各類新興支付結算工具帶來的便利,進而慢慢適應喜歡熱愛各類非現金支付結算工具。而這,則需要完備的金融產品,完善的基礎金融設施以及充足的金融工作人員做支撐;針對農民文化特點量身定做的長效宣傳機制做引導;完善合理的金融法規做后盾。三者,缺一不可。


可喜的是,隨著經濟發展,農村里的基礎金融設施越來越多;隨著城鄉一體化的推進,城鄉差異逐漸縮小;隨著義務教育全面鋪開,新時代農村人的知識層次年年翻高。隨著農村支付結算環境的建設,伴著農民更好的生活水平,更高的教育程度,更遠大的生活理想,農村,未來必將變得更加美好!



該文章已有0人參與評論

請發表評論

全部評論

中國金融支付行業門戶網站
80027302
周一至周五 9:00-21:00
意見反饋:[email protected]

掃一掃關注我們

魯公網安備 37010202000950號  魯ICP備16029435號-1

©2017-2018 支付之家網(www.vsysyc.tw)  

3D2019119号码